未来事务管理局局长姬少亭

论坛主持人姬少亭首先介绍:未来事务管理局是一个科幻品牌,主要做科幻创作者培育和科幻影视IP孵化。科幻题材近些年几乎成为了影视领域最受关注的题材之一,再过去的几年间媒体一直在说科幻元年的概念,但从上映的状态上来看还没有元年的感觉。目前很多的影人都在做科幻的项目,接下来的几年大家会陆续看到更多、各种形式的科幻影视作品。

简单介绍过后,姬少亭向四位嘉宾抛出话题。姬少亭:接触科幻项目的最大感受是什么?与其他项目不同,科幻项目是不是有很多困难?

常犇:科幻其实有特殊之处,从我的角度来讲,首先制作的领域聊的科幻就是后期的特效这些比较多,那从工业化流程的问题来说,从我的角度来看,跟美国相比中国影视行业发展比较晚,所以整个流程在摸索,也特别希望有所突破。

布兰博:科幻都是有意义的,特别是对于我们年轻的一些编剧和年轻的导演,能把日常生活引入到科幻电影当中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

张小北:在新技术的应用上首先是市场的需求,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里看到大家在对科幻电影发出需求的信号,需求之后就是应用,只要你有足够多的应用,就会拥有足够体验,大家会反过来提出要求,足够多的要求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就形成标准,有了标准之后我们才能坐下来谈科幻电影应有的质量和规模是怎么样。一方面是市场和需求摆在这,另一方面是喜欢科幻电影的人你不管是出于情怀也好,还是出于野心也好,这些都不重要,关键的是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潘海天:我们公司差不多是13年成立的,我们其实一开始成立的时候就是一群科幻作家在一起,但当时我们想往外面推科幻项目的时候是很难的,基本上你跟那些制片公司谈科幻他们会说中国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们不敢去做这样的东西。从导演开始、从每个技术工种开始,都要对科幻有一个很强烈的认识,可能还需要很多张小北这样的导演去蹚前面的路,可能会牺牲掉,但是会储备很多的技术支持、经验教训留给后面的人,这个事情慢慢的才能够成功。

在圆桌讨论过后,论坛主持人姬少亭针对四位嘉宾从事的项目,向每位嘉宾提出了不同的问题。

姬少亭:常犇是2017年高分现象级网剧《河神》的制片人,带领非常年轻的团队完成了一部非常了不起的作品。为什么会愿意在奇幻类型的《河神》之后做科幻?科幻往往意味着大成本,站在制片人的角色上,是否看好科幻类型在商业上的可能性?觉得其间的平衡点、判断标准在哪?

网剧《河神》制片人、霍尔果斯闲工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常犇

常犇:其实我跟我们团队经常讨论科幻电影的话题,尤其是中国的元年、科幻片什么时候真正出来,这里面会有一个很漫长的学习养成和镇痛的时间,就是从你对科幻这个题材本身信仰的角度出发,现在我们更多的人是敬畏,甚至是畏惧这件事情。包括行业里的工作人员,大家都在聊中国有没有这个土壤,中国式的文化怎么落地,以及我们平时聊的怎么把这些文字的东西或者科幻的概念,中国本土的影视化的思维跟好莱坞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差异。从成本的角度考虑的话,现在咱们中国市场足够大,电影市场每年的票房都在增加,可以消化这个相对比较高的成本。

布兰博提出,人才的问题在整个行业中都是普遍存在的,在科幻影片中每个拍摄都是非常特殊的,我们常说,科幻电影是给聪明人看的,所以对参与制作的人要求更高。实际上整个的制作过程都在不停的寻找人才,我们现在也开了自己的学校,能够培训更多电影业的人才。其次,他提到在在科幻电影中加入娱乐性元素非常值得思考。他还希望能看到更有野心的项目带大家去突破,能够再往前走下一步。

布兰博从国外从业人员的视角来考虑,带来很多非常新鲜的想法,其实在中国很多事情是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科幻影视从业者需要时间去成长,明确什么样的道路在中国是最适合的。

姬少亭:拓星者2018年会上映,小北老师作为资深的科幻研究者和影评人,也是目前少数真正拍过科幻电影的导演,提供几个最干货的建议,比如踩过哪个坑可以提醒大家明确避开的,觉得现在做科幻项目最困扰自己的是什么?什么地方比想象地更容易?

张小北:在中国拍一部科幻电影,到底需要多少制作成本?这在咱们当下的工业体系里是没有答案的,没有先例可以借鉴,很多好莱坞科幻电影的参考数值放在中国市场也失去参考价值。现在中国做科幻电影类型的绝大部分是新导演,那也意味着他们需要经历市场的检验、工业体系的整体挑战等等问题。但是在中国电影行业有个非常好的传统,大家对新导演的处女作都是无私帮助的,我在拍摄《拓星者》的时候也受到很多帮助,有机会的话我要把这个小火苗继续传递下去。

姬少亭:想问潘海天,作为一名作者和编剧,你会期待在现有状况下出现什么样的科幻电影?您自己写过一篇很有意思的科幻叫《偃师传说》,是一个古代机器人的故事,如果是改编这篇作品,我们过往古装类型的经验有多少是可以复用的?因为现在很多刚试图做科幻的从业者会觉得现阶段只能做类型+科幻,您认为是否应该借鉴已有类型经验来发展科幻呢?

潘海天:可能很多人对科幻的理解有误区,觉得科幻一定是讲未来的,要有太空、机器人等等东西,但是科幻包含的东西是非常广、非常多的,很多题材是包含在内的。大部分科幻迷最想看到的都是特别正宗的《星球大战》这样的科幻电影,但是我个人更偏好这种社会变革方面的一些电影,我们会有软科幻这一类的作品出现,这是很大的突破。

最后五位嘉宾共同讨论,预估科幻影视作品在未来五年的发展趋势。中国社会目前对科技的崇尚、对太空的探索、对互联网的探索以及对各种科学发展的探索,都使我们更加相信未来科幻电影一定会占有一席之地,中国科幻电影走向国际也指日可待,相信未来一定会有先锋带着科幻电影人往前冲,迈向中国科幻电影奠基的时代。

创造未来:科幻行业价值榜

影视行业需要能引发思考和讨论、刺激创作欲望的作品,需要找到能创作这样作品的作者。为此浙江青年电影节设立了中国科幻行业价值榜,邀请到科幻评论家,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伙人李兆欣来公布榜单。

榜单包括三部分:作者商业价值榜展示顶级作者,以其作品成交额为主要依据,知名度、职业状态为辅;未来新星榜介绍潜力新人,以作品成就为主要依据,未来发展潜力为辅;类型预测榜依据历史信息,预测未来几年项目热度。以量化为核心标准,这份榜单将为市场提供一个参考,成为行业动态的指标之一。

中国科幻电影正在处于一个新的交叉路口,青年电影人需要用野心去创造、去征服。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特别设立中国科幻行业价值榜,为这些前行路上勇于探索的创作者给予鼓励和肯定。可以说,青年导演的未来就是中国电影创作的未来,本次科幻电影单元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提供了风向标,为未来中国科幻电影事业勾画出宏伟蓝图!

Tag